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图片列表 > 文章

雁子归时,人依旧

时间:2017-01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    遇见,正是你给我的成全——题辞.微尘陌上

饶雪漫说,我常常在思索我们的青春,它真是一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,短短的身子偏偏拖了一个长长的尾巴,像翅膀一样招摇着,久久不肯离去。

这日子,在秋天里是静好安暖的,从未曾刻意的忽冷忽热,也从未曾刻意的让人无所适从,是这样简简淡淡,不惊不扰的,从你低眉的瞬间流走,滑落,了无痕迹。

即将跨进冬的秋阳,对岭南来说,依旧是暖暖的,不温不火,照在容里书院后山的那堵崖壁上,晃动了陆离的光,斑驳着。青青的藤萝,依旧葱茏,爬满了崖壁,以及旁边的老墙,繁生得任性。

也许是季节的原因,秋日透亮而清白,不再浓烈,温温的照在头顶三尺,跟现下静好的时光也都应了景,就如你的样子,白衣胜雪,清清爽爽,浅浅低眉的时候,有七分温柔,不妖娆,不荼蘼,也不热烈,素面朝天,恬淡,静好无伤,……没有悲喜,就像等待一场花事,在某个阳光暖暖清白的日子,如滴落在青花瓷上的水迹,晶莹剔透,与我,安暖相遇。

总也想,那些旧年的曾经,在一个芳草青青的小山坡上,有一份执手的情意,如山涧的澄澈清亮,干干净净,缄默的流淌,存在, ……在心里藏了春暖花开,山清水秀,桃花满天,不与风移动,不和花痴缠。那些曾经,是多么的美好,安暖,干净,而我便正是靠着你往昔的纯真情怀,在为你写的文字里,取暖。


有些事,有些人,是不是如果你真的想忘记,就一定会忘记?

饶雪漫说,最痛苦的是,消失了的东西,它就永远的不见了,永远都不会再回来,却偏还要留下一根细而尖的针,一直插在你心头,一直拔不去,它想让你疼,你就得疼!

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,与年少青涩的曾经,再也不见,或者说,来不及再见。

在每一个季节的变迁里,我们都在重复着自己,每天走着同样的路,行迹匆匆,再也没有抬起过头,看看天空,或者,偶尔停下来,让自己看看自己一路走来的身后,是否,有了遗失的落,再也捡不回来!在日复一日的人生的半途,我们的心里,已经装满了曾经沧海的水,填满了一路走来的酸甜苦咸,再也漂不起一只小小的船。

木棉的叶子已经失去了荼蘼浓烈的颜色,在窗外静静的飘落,滴落于地。木叶飒飒,成长过,绚烂过,美丽过,然后,终至有一天,虽恋恋旧枝,叶终是得离开了枝头,在飘落的途中,会渐渐的枯,坠落,扑于地,最后死去,化作了尘泥;而叶的不舍离去,是风的不再追逐,还是枝的不再挽留?

经过了诸多日子,过了风雨,遇见阳光,但你不必欣喜,也用不着悲戚,只需将每一天的日子攥在手心,把岁月的好,抱紧,珍惜当下,安放好每一个曾经与现下的美丽,等待下一场即将绽开的花事,与未来,温暖相遇。

幸福不需要背景,留下踏实的心境就行。

我想,你是懂我的!

看着窗外,十月的天空,是深蓝的,云上留着日头的影子,金黄而绚烂。南来的雁子们又归来了,人字形的姿势,在我的云天里飞行,彼此呼唤着同伴,声声慢,然后,渐去渐远,……每一个年头里的这个时节,都会有如此的迁徙,要么南来,要么北往,注定了你,或者我,会是这场季节里的过客,无法成为那个可以归去的人,在这场花事结束的时候,在这个南来北往的半途,一不经意间,就再也看不见那张熟悉的脸。

突然间想起了一句并不太喜欢的词,——红叶黄花秋意晚,千里念行客。有些凄清的感觉,让人有恨别离愁的情绪,而这种情绪,我是不太喜欢的,我还是喜欢轻轻浅浅的,在别人没留意的地方暂停片刻,亲近世俗山水的静好,去发现寻常里的小意趣,欣赏每一个尘世间微不足道的小景致,小风情,然后,心事安暖而静致!隐于街市之间,游于山水之际,阅扰攘大千,经尘世俗事,修明立德,不以困厄而失节!

骨子里到底还是随性正直的,正如,我生何喜?不改欢笑,我悲何苦,不减狂骄。从何而来?从何而去?同生世上,齐乐而歌,不如与我,相逢一笑。轻舟芒鞋一路,古道西风一朝,随性自在逍遥……

恋恋风尘,跟时间的长度无关,跟热爱的宽度有关!

今晨,我走过小巷的时候,没有遇见那只红唇鸟,停在那个高高的青瓦台,或许,它已是出去觅食了吧。

相遇,就是这样的,是在你毫不经意的时候,走在茫茫人海,偶尔的回头,在手足无措之间,看见了那张似曾相识的脸。

岁月的留白里,会偶尔有对你的念起,还想起你那时葱茏而清美的样子,一袭白衣,浅浅的笑,一低头的温柔里,缄默不语。风,会翻动你的秀美长发,花,会痴缠你的盈袖暗香,而我,则可以把每一次关于你的每一个美丽的季节,填进我为你谱写的那首曲子,然后,在那个光阴浅浅的日子里,与你,半途遇见。

遇见,正是你给我的成全!

每一个十月,风都会吹动那一池残荷,然后,看见后山上那株老榕树的细碎的叶子,纷纷的落,铺得满地都是,而此时,总能感受到向晚深秋的寂静,思绪任随清风飘向远方。从心里,便总也会在云烟深处落笔,轻蘸了浓重的墨,勾勒出你的样子,渲染成宋徽宗的瘦金体,或谱写成唐明皇的霓裳羽衣,最后,是留给我自己的一点念起。

有谁知道,这光阴浅浅,得须经过多少流年和曾经的沉淀,再次在某一个转角处相遇,就如那些街口痴缠的男男女女,须得在对的时间,对的地点,对的念里,才会遇到对的那个人,可两个人的遇见,得需要修行几个一千年?许多时,那些缘,是那样清浅,就像一夜昙花的花事,十个小时就凋零,然后,转身,把自己遗忘在晨间的露水里,忘记了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六百分钟的热情,浓烈,妖娆而荼蘼,幸福活过,爱过,希望过……

幸福没有十全十美,知足就好。

你还记得吗?谁还是谁,留下了那时的暖,谁还是谁,涌起了那时的念,谁还可安暖的走在生命的半途,记起你手里拈着的那朵美好的花儿,有淡淡香气。其实,很多时候,是来不及,有缘未必有份,一生只能一会!

而我只是想呵,深秋的念起,是对你的一份相思寄于心坎,如梦中花落三千,千回百转,正如那年桂花荫里的那位女子,低眉婉转,有一笺心事,终是付于今秋十月的恋恋缱绻。

文/微尘陌上,Q:895144520,于顺德容里,2015-10-18午后

上一篇:华立棋社赋[张炜杰]

下一篇:红尘梦一场,佳人如烟事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193376206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Copyright © 2017 yi007美文网 版权所有,授权www.yi007.com使用 Powered by yi007.com